城市

站在高樓往下看,感覺特別的寒冷,特別的孤單豎立在俯瞰的小小的房子旁。有時候會看著車流在某個特定的十字路口匯集分流,彷彿玩具一樣,特別多的計程車在這一區的街道行走,載著陌生的人到下一個地方趕著時間開會,然後再尋找下一個陌生的人。近一點的建築是正在建造的高樓,載著建材的電梯直線上升慢慢爬升,經過已經完工的底層反光玻璃,抵達上層鋼筋水泥;遠一點的建築是頂樓寫著H給直升機起降的平台、看不清楚的渺小矮房、再遠一點是山旁邊的高樓,樹好像就在無法打開的窗戶旁邊。中午時我一個人看著這樣的風景吃午餐。

當城市的人被時間吞噬,心開始對誰也不好奇,對誰都沒有閒功夫聊些非關工作的事,可能是上禮拜你看了哪場電影、做了甚麼料理、發生什麼笑料,都沒有人知道,在同一個空間裡生活八小時的人們彼此卻一點都不了解,卻好像一切都很正常的運行著。當然這中間還有很多問候跟笑容,可歸屬感還沒上門。

當一起前往開會的路上一起坐著一台車,彼此卻沒有說太多的話,你們因忙季而睡著了。

 

 

 

廣告

Back and Start

走在前往回「家」的路上,突然覺得惆悵,那些過往伴隨我兩年半的人事物即將改變。上一次好好寫下自己心情的時刻,也是在最愛的一家咖啡廳裡,每次喜歡挑選靠窗的位置看路人走過,還記得某次週五特別請假來修改履歷,還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有時間跟自己對話。上班或下班的路上,我會經過一間有絨毛大狗的練團室、夾縫中反光的玻璃大廈、最愛的咖啡店、老式的理髮廳、有溫度的日式料理店、有光影的紅磚牆然後右轉來到一條大馬路直直走去上班。

生活中對於那些穩定的事情感到安心與留戀,然而自己也必須為生活做出一些改變。

你說的是,當生活的天秤出現了嚴重的傾斜,任誰也沒有辦法繼續。許多人問我為什麼要離開,其實我總是不能說出自己心裡真正的想法,當然,想要接受新的挑戰這個想法是真的,可是心裡的疲憊也是真實的。有時候不禁想著自己會不會是長輩看待的90後刻板印象─不能承受苦,而感到有點困惑有點無法對自己感到滿意,但我仍認為這是選擇問題,當選項變多了時,我應該有權利去選擇那些我認為合理的路、多一點點思考。

當自己不再是社會新鮮人時,在意的事情就變多了,以前總認為自己加班加到死都沒關係,反正是在學習想要充實自己的能力,沒有加班費、假日到辦公室報到也心甘情願,然而當時間漸漸拉長,突然之間我反而看不到盡頭;在原本的部門之下,因為已經熟悉了工作內容,所以後來已經漸漸不需要像過去那樣長時間加班,然而轉換到新的部門,縱然我知道會有它的陣痛期、任何事都是從頭學起,可是,當我看到已經頗具經驗的組員也是「夜夜笙歌」,我才體悟到所謂的奴性與制度是多麼可怕並且無法被改變,如果這是一場奴性的馬拉松比賽看誰跑得最遠,那麼我決定要提前棄賽。當我最難過最需要好好思考的分手期,為了專案每天加班到11點多,回到家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只能很麻木的做著日常生活的routine,放任這樣的困擾去睡去,白天突然承受不住了想起很多愧疚再默默流淚然後繼續想著要完成報告;在最難過的時候理解到只有家人朋友會真正關心自己,對交付的工作就算付出再多,也僅僅只是完成了一件不會帶給自己過多愉悅感與關懷的事情,而且被視之理所當然。但那些加班的夜晚從來不該是理所當然,曾經,那是為了達成更好的自己所做的努力,可是後來,竟然變成不得不,那些加班留下來的夜晚不再只是為了讓簡報更完美、練習更多次、找到問題真實的答案,反而多了無奈,為了別人的delay而留下、為了提前給客戶報告而被壓得喘不過氣的時程、為了一再修改的別人訂下的時程重工,而這些都是不合理的,當我在履歷寫下「以20天的緊縮時程完成專案」,其實心情是複雜的,這是個似乎不值得炫耀的功績,為什麼有這麼多委屈需要由我們來承擔,一個檯面上所說的「為了長期的合作所以這是比較特殊的案例」,老實說最後還是不太明白為什麼半年來接的五個專案中就有兩個屬於這樣的類型,時程上,在正常的工作時數明顯就已無法完成的狀況下,還是必須接下這種專案,犧牲自己的時間去成全毛利不高的案子,如果說我們彼此都把眼光放長遠一點,或許,的確未來可以向這個客戶贏得更多專案機會,但同時,可能你也會發現接下這個客戶專案的人都一一流失離開,做走一個team不是不可能。健康也是一個問題,當去年健康檢查彷彿自己還好好的、今年卻發現自己下腹疼痛得到子宮肌瘤、再度親身體驗到喘不過氣這句成語的真實存在,其實滿懊悔的,不曉得自己究竟做了甚麼反而可怕。

整體來說,還是學習到很多,除了不須多說的硬實力之外,軟實力上,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包容下屬錯誤的主管,如同自己被慷慨包容一樣,也感謝在忙不過來時會有人跳出來跟客戶拖延一把、或找幫手支援,還有學到深厚的幽默感、如何放鬆。

在成為一個自己理想的大人路上,繼續加油!

2016.12.18

 

 

 

 

下雨的城市

有時候不能阻止心理感受到的落寞、失望。

人越長大越感受到世界是個很大很廣闊的透明器皿,而過去或此時相遇的我們,如同空氣中的粒子一樣彼此既熟悉又疏離,飄散在各處,或許這是城市的特點吧,我們彼此是不同的個體不同的思維不同的利益考量,即使以往很熟識,但畢竟不是時時刻刻都做出相同的決定,或者只有單方面的認定。

或許帶著一點功利氣息,但漸漸體會到人大都為己,例如放下現有的工作去尋找下一份更喜歡的工作跟他人需要暫時背負更多工作量之間,是衝撞團體分工的平衡點的,又或者在一件事與另一件事的選擇之間,是否被強迫貼上重要與不重要的比較標籤;也傷心的是,在世界不斷運行當中,覺得過去曾經認為很重要的人事物,好像會變,那些恆不變的,可能很少,去除掉生活在同樣環境同樣時空之後,當距離變遙遠,是不是能夠維持曾經的情誼。

雨一直下下來,忽快忽慢,跌落到地面上閃著一道"啪"的反白,這邊一點那邊一點,彷彿凝結了時間在一瞬,進到一個很深的潭裡。

If the world is a tree, I will be

Dear Tree,

我覺得你是一棵很認真的樹,欣賞你的簡單卻又不平凡。你生長的紋理凹凹凸凸,龜裂的外表藏著許多你累積的故事,像一座迷宮,而樹上迷宮裡穿梭的是一隻小小小小像螞蟻的蜘蛛,彷彿是我,學習在你的人生故事裡遊走。

我注意到你在某一個時期也曾緊繃,把皮膚撐得很開,那是靠近新生之前的努力,注意到你從很早就開始,當其他人先抽長再分叉,你卻低低地就開始一分為二,甚至為三。

你是受光最多的一棵樹(至少在我眼裡),原本接近你只是貪圖你身上的光,後來發現,你是真的有溫度,用手心觸摸你時,你是暖洋洋的,像暖陽,陰影是涼的。

你把葉子開得像花一樣燦爛,而花則曖曖內含光地綻放在最上頭,我崇拜你的簡單、你的態度,願我像你一樣,作為一棵這樣的樹。

─2015.12/12 憑什麼表演藝術班,看樹的練習

11062251_914720701943425_4596241484323589808_n

「我很感激。

所有的心理学家、哲学家、各种思潮理论都告诉你人生来就孤独,你也无从逃避。

但是尽管未来不可期,孤独感一直都在,我们在一起就很好。」———

簡里里

在澎湖旅行時,夜裡我和朋友們一起去山水沙灘尋找夜光砂,我們一行人像孩子一樣蹲在海浪衝上的邊緣,然後當海浪拍打至不確定的高度時,換來齊聲的尖叫笑鬧。我們不斷用雙手撥弄沙子,試圖讓夜光砂顯現,儘管它過了五秒又會不見,那麼細小又短暫的美麗。

天上的星星很多,佈滿了整個夜空,眼前的不是全部,仰望又會發現更多,更多,那些沒發現的沒有邊際範疇的事情。去年的夏季大三角與牛郎織女星的記憶仍在,但只是又不爭氣的忘了他們的具體位置,只是覺得當海浪的聲音襲來,看著滿天的星星,與身旁快樂的朋友們,好像是一件幸福不過的事情。

12045246_10205291388868622_3895733610939625039_o

第二天晚上,加開演的花火絢爛綻放,第一次感受煙火如此逼近自己,在眼前升起、綻放、佈滿整個眼前的黑夜,然後以流星的姿態滑落、閃耀、最後歸於平靜。只剩金色的流沙仍映在腦海中。

想著如果你在身旁和我一起牽著手看這樣的美景,又會是多美的靜止時刻。

原來心上放著一個人,會那麼想要和他分享所有美好的一切。

─2015/9/26

Dear哥, 一個月紀念日快樂

─2015/10/13

資訊與羅馬廣場

一走進學校,上了資訊的樓梯,猛然發現第一間教室裡頭的竟然是以前的日文老師(彭南儀老師),老師依然用心地準備ppt,聲音聽起來還是那麼有活力,對自己在做的事情那麼有熱情,老師的認真一直讓我印象好深刻,出了社會以後發現那樣不斷讓自己維持在最求知若渴又對工作有熱情的狀態,真的真的好讓人敬佩。 記得老師在日文四結束時,發給每個人一張小卡片,我抽到的卡片寫著"失敗不是因為一件事情結束,而是因為你放棄做那一件事",勉勵我們堅持下去,翻了翻回憶,當時老師還給我們一人一個三明治,希望我們如同三明治一樣,在平凡的外表下,擁有豐厚的內涵、強大的包容力,並且享受colorful的人生。

11420974_955455314522774_2892114965364001245_o1500938_955455294522776_6950172370902713947_o

大學是一切都可能性都能發生的地方。

草地上,各種故事正在進行。

耳邊,是珍重再見的旋律。

羅馬廣場上,草地上的小女孩,手裡拿著地上剛摘下的一株草,『好美喔!』他開心地大聲說,那邊的花好美喔。對大人來說,這不過是一片再小再平凡不過的草坪,花朵也只是路邊習以為常的黃色小野花,但對小女孩而言,這裡就是她的遊樂場。她拔起一株頂端毛絨絨的草,當起搔癢棒,和姑姑搔癢然後笑倒在地,下一秒,她又蹦跳到草地,拿著地上分岔成兩端的草,把它當成竹蜻蜓旋轉。 聽著她清脆的笑聲,我也發自內心地笑了。

下課的鐘聲響起,日文老師的課也要結束了吧。小女孩一起哼著『登登登登』的旋律,甚至還想再唱一遍,她從另一個木板跳躍到這一塊木板,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九步的距離,小小的身體側身爬上幾乎及腰的木板,然後跳走了,直到她們消失在視線範圍內,都還是依稀可以聽到小女孩在操場上快樂大笑的聲音。

抬頭看見兩隻鳥出現在草地上,其中一隻跳啊跳地,仔細一看發現他只有一條腿,但他靈活地捉住一隻蚯蚓,繼續跳啊跳,最後振翅飛走。在地面必須跳躍的,在空中其實與其他鳥並沒有不同。

大學,就是充滿做夢勇氣的地方吧,對未來充滿憧憬且認為一切都有可能,之所以那麼喜歡回政大,或許就是這個原因。

IMG_4363

─2015/6/16

兆如

沒有想過畢業後,還能到兆如做志工服務。以前藝術性社團總會聯合舉辦去兆如老人安養院的服務,其他社團出表演節目,攝影社則負責活動紀錄,記憶裡好像參加過兩三次,其中有一次印象很深刻,是一位伯伯從寢室拄著助行器走到表演大廳,卻因為走得太慢,到大廳時節目已經到尾聲了,我記得活動結束後曾拍下一張背影,是小提琴手陪伴著伯伯一起慢慢走回寢室的照片,那個影像留在心裡好久好久,最近又再被想起來。

爾森的Global Impact Day第一次跟兆如合作,在端午節前舉辦做香包活動。我們在活動前一天試縫,雖然覺得香包材料看起來很好上手,針的洞夠大、是安全的塑膠針,且需要縫的地方也已經打好洞了,但仍然擔心會不會對老花眼的人太吃力,甚至造成參與的障礙。

活動當天,在各小組桌間徘徊時,看到一位伯伯香包放在一旁,針上已打結但只穿了第一個洞,「我老花眼,看不到」,上前和爺爺攀談時他這麼說。於是我幫他把針插入洞中,請他把線往上拉,下一個洞,再下一個,後來,我慢慢改成指著香包上的洞口,請爺爺試著自己穿線,即使爺爺時常跳過好幾個洞,也繼續鼓勵他自己來(雖然偷偷幫他拆掉幾格),最後縫完,黏上獅子的眼睛腮紅,爺爺立刻戴上香包,爺爺還自己找材料幫獅子加上一彎紅色的嘴巴,對我說這樣笑口常開。

「這是第一次做香包嗎?」我問,「對啊!好~有成就感喔!」爺爺這麼說。

我請爺爺和他的香包一起合照,一旁的社工指導爺爺比出ya的手勢,爺爺開心地每照一張照,就笑咪咪說一聲「耶!」,直到幫他拍照,才發現原來爺爺的食指少了一截,突然覺得完成一個香包對他來說,一定真的真的很有成就感。

好久沒有開心地拍照了,這大概是近兩年用單眼拍得最過癮的一次,抓住好多心裡的感動,也好慶幸即使鏡頭發霉了還是有帶相機,才能幫這些爺爺奶奶們紀錄他們努力完成香包的模樣,以及跟室友、朋友一起照相的合照機會,不知道人生還有幾個十年五年,而我們的容顏都應該被細細珍藏。

IMG_4302

─2015/6/16(二)兆如老人安養院

說走就走

突然想念起過去旅行的那些景物,晚上十一點決定亂加入妃與承心的花蓮溯溪泛舟團,十二點多收好行李,起床跳上早上八點開往花蓮的火車,沒有訂任何票與回程的時間或行程,一趟說走就走的旅程就此出發。

以前總以為東部好遙遠,需要訂好車票住宿行程才能出發,但其實在一票難求的清明連假,如果有強烈的說走就走意志,還是可以實踐的。即使火車一個位置也不剩,在自強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兩個多小時中,站站又席地而坐,看書看窗外風景,倒也有一種自在的舒適。那些自強號不停靠的小站匆匆在眼底溜過,不著痕跡的就牽引青春的記憶被複習著──在永樂打的盹、在蘇澳新搭上的計程車便車與警車、二結火車站旁做的紙……,18歲鐵道旅行中的記憶片段像是火車小站般一站一站抵達,卻又不停靠。

老實說,溯溪、泛舟、自己臨時找民宿多住一晚、因緣際會隨意去宜蘭找朋友,其實做的這些事也沒那麼必要,但卻是給予自己還能說走就走的一種證明,確認那個勇敢的自己還活著。出了社會以後的出走很難得,當我們慢慢被社會改變了,擁有自己賺的錢與享受物質生活的能力,我才理解為什麼當年的出走那麼受到肯定,我們曾那麼在意旅途中要靠自己的力量行走到終點,用雙腳、用最慢的步調去走這片土地,而且絕不搭計程車或租機車;在火車上,我們看的是窗外風景,而不是在意手上的手機又有誰傳了甚麼訊息;甚至那時手機裡還沒有地圖,只能靠問、與當地人聊天得出我們要走的路;當時的我們還很喜歡跟陌生人聊天,並且不會因為怕麻煩而隱瞞自己的來歷。隱隱約約還是覺得我們變了,變得對社會熟練了,十八歲的眼光彷彿是一份禮物讓我們細細收藏,在最需要的時候打開,告訴我們應該將單純帶上。

宜蘭河上,風輕輕吹,水在閃耀,岸邊的波絲菊點點頭,過去的故事不說他都懂。瞇著眼,思緒又飄阿飄進了風裡和何裡……

─2014.04.06

11103072_918783998189906_5448126465836753763_o 11136658_918784038189902_1763826897959377908_n

幸福流水意識自由書寫

快樂是被折疊的一方白紙,在忙碌的時候被折疊成小小的形狀,塞進夾縫,好像被偷偷藏起,偶爾忘記他的存在;行程與心鬆散了之後,好像白紙自動被攤開、放大,宣示他的快樂是無庸置疑,而且一直都在,只是平常被緊繃的眼給蒙蔽了。

#家與朋友

長大後,才漸漸明白原本平凡的願望都不是官腔,原本最不可能成為願望的都變成發自內心的嚮往,例如說那些祝福父母家人平安健康快樂的祈禱。

最近這週,步調開始慢下來,漸漸可以提升一點感受能力,並且覺得自己很幸福。上禮拜五回到政大和L玩耍,雖然因為工作的關係又再度大遲到(抱歉),但是最終買著罪惡的美味烤場,進行女人的深夜聊天模式,感覺好久沒有和朋友這樣聊聊了,或者回味政大的生活。住在熟悉的九舍,和室友在隔壁間邊洗澡邊聊天,腦子一部分和室友、和宿舍的回憶好像也就這麼在平行的時光裡繼續活著,回想起來,轉頭就有人可以大聊一天的心情,那段時光與友情真的好美好。

早上醒來,聽L說了很多關於家人的事情,突然明白一個人的行為真的被家庭環境深深影響著,並且繼續影響著下一代,但長大了,明白了他人的行為是為何型塑而成,卻也能放下爭辯,不委屈地接受他人壓抑已久的委屈。聽著他人一個很長很深遠的故事,除了替朋友感到釋懷之外,也開心自己是能夠聽見這個故事的人,感謝背後的一切信任。

這天是個懷舊行程,巷子裡的麵疙瘩、棒球場、水岸電梯、藝中的月亮與雲、磨豆與老闆、貓茶町、236,那些熟悉總能帶來平靜,還有平凡中的幸福。

1279034_901470253254614_1873254953015401559_o

我從貓茶町買了四個茶製作的點心,打算帶回家跟家人分享,嘗嘗鐵觀音點心的味道。回家吃完晚飯後,嘴有點饞,我順口說說好想吃帶回來的點心,媽媽說:“等妹補習回來再一起吃吧!”,其實這無關點心的個數或者賣相會不會變差這回事,這只是製造“一起分享”的氛圍,如果現在吃點心,我只是在“吃蛋糕”而已,但如果延遲四個小時全家人聚在一起吃蛋糕,我們吃的就會是“姐姐特別從臺北買給全家人一起吃的蛋糕,而且等你回來才一起吃”。想想媽媽都會在吃飯時把電視關掉,讓大家開啟聊天模式,其實很感謝家庭中這種默默立下的規則,而且對待每個人都是如此。記得上班後對於人生意義很迷惘,於是問老媽她人生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是什麼,沒想到媽媽竟然回答是養大兩個女兒,這個答案著實超出我預想的回答,不過最近漸漸可以體會到為什麼,對於沒有特別興趣也很平凡的我的老爸老媽來說,他們的成就原本就不會是什麼登上喜馬拉雅山或當上CEO這種不可能實現的事情,而在現實範圍內,成就感也不會因為今年多賺了多少錢而大幅提升,但是經營出一個有愛的家庭,或許真的會成為一個人眼中的成就吧。一個讓女兒到了週日都不願意回臺北上班的那種家。

#上司同事

前一陣子剛接一個新的客戶,碰巧遇到客戶不再購買一個segment並且又要新增一個segment,再加上對於報告要求十分要求完美,任何雞毛蒜皮顏色欄寬縮排都有所要求,還要lock DB,還有他們非常pushy的個性,於是悲劇就發生了:我送出的資料錯了,錯了,數字大亂。當時雖然資料是我改的,但是還是由前手掛名這個案子,於是前手等於幫我背黑鍋,並且由老闆把這一切都包裝成政治責任的方式處理,告訴客戶說前手會下臺負責,好安撫客戶的怒氣。面對出包,我很洩氣,覺得既讓無辜的前手蒙受誤會,還可能讓公司受到合約條款中罰金的牽制,可是出包後讓我感到安慰的是,我竟沒有受到一點責罵。當上頭問起時,前手反而幫我講話;而老闆們不是把我叫過去責備,而是了解出錯的原因,提醒下次再小心一點就好了。未來也想以這樣的態度去面對別人的失誤,不去責怪已經發生的事,要去想怎麼避免下次錯誤,然後放寬心。

#夢想

因為老妹最近正在準備學測的備審資料,所以我也打開抽屜,翻出當年申請企管系青澀的自傳與履歷。

(現在看來其實很多地方都很愚蠢可愛XD 例如自傳裡寫"我的家"這一part,還放全家人一起去白楊步道的照片(哈哈哈我的天),然後還炫耀自己慢跑已經可以跑2km了(到底是在想甚麼),還拚了一個自己一生當中完全不知道會用幾次的英文單字假裝自己很厲害(天曉得"蛻變"的英文怎麼寫)。不過看到申請動機,還是覺得這位高中生的弘願真是太棒了哈哈。)

當初會申請企管系,一部分是因為受到商周的一個專欄影響,專欄裡的"醫生"每次會為不同的小公司把脈,找出病因,讓原本經營不善的企業轉型變得更好,內心覺得這樣的故事真是太美好了;另一部分滿真心是因為生活中看到一些店家明明產品很好,卻不懂得其他的經營之道,以至於最後草草收攤,讓人覺得很可惜,很想要幫助它們。看到自己過去寫的文字,覺得自己或許算始終如一吧,很開心有些想法在經過環境洗禮之後,還能夠保持最原本的態度,也從迷惘之中,發現自己覺得自己專長很平乏或許是因為擁有不同天賦。

相信未來有一天是可以實踐的。

10982110_904188869649419_5618345984114722799_o

─『以期能夠運用自己的力量,幫助弱勢企業』

應該被改變

#過於認真

原來認真也有認真的困擾,當大家都將瘋狂的一面顯露出來而自己卻認真回答問題時,突然覺得這樣的自己好蠢。或者說,我太真懇的將他人的順口一提視為自己需要好好解釋的問題。而且被定位成一個心靈內斂的傢伙。

當時間被工作吞噬,開始擔心自己會變得無趣。沒有去看展覽,沒有讀好書,沒有看好電影,當生命裡只剩下工作,人活得好像有些空虛,好像一個空有外形的驅殼,也好像有點理解工業革命後人們對異化的衝擊,好想找個冒險的機會出走,填補自己的內心。

覺得自己的心情太容易被壓力影響,壓抑自己不敢迎向快樂並不是一件好事啊。

──2015/01/24(Sat.)

#生日

不知不覺,沒想到今年匆匆迎接24歲生日。是一種不知所措,在還沒準備好的心情下接受這一天。

今年的生日彷彿少了點什麼,不似以往狂歡、期待,或許是與之前的自己身分不同了,開始渡過工作後的第一個生日。想想去年的自己,其實是既勇敢又孤獨的,選擇在一月中時自己去挪威旅行,在自己生日的那一天,我自己在Bergen與我的couchsurfing host渡過,他是一位寂寞的老人,住在湖的中央,在異地過生日的安靜的那天,我和家人視訊,我深切地感到家人朋友的溫暖是多麼重要,重要到得以豐富生命、讓每個日子完整。

今天的生日,由於隔天早上要到客戶端簡報(而且香港的總經理還會來),於是生日當天原本預定不玩耍但早回家的行程,頓時變成加班到11:30的狀態,即使想給自己寫生日願望的心情都沒有。

於是開始反省,自己的心或情緒是不是太平淡太壓抑太無感了。自己的責任感真的會把自己壓垮,為了擔負責任,好像導致其他休閒、情感、朋友都相對被犧牲,過去的那個模式又再度被顯現了。無論是國中認真唸書而放棄下課十分鐘和朋友聊天的自己,或是高中為了進語資班而退出社團的自己,希望這一切都不要再發生,不要再為了無所謂的責任感放棄自己原本想做的事情!或許這就是多了一歲的願望吧!

儘管此時仍忿忿不平,心靈仍糾結著,但好像理出一個方向了吧。

──2015/01/25(Sun.)

IMG_5910

1月20日通常在冬至前後,幾乎是黑夜最長的一天,不過,只要過了冬至,白天就會漸漸變長。而對於南半球的人來說,這段期間反而是白天最長的時刻。事情好像都會有不同面向的看法,選擇看法的是自己。所以說,會更好的,是吧!